一叶覆尘

所有的离别都是在期许明天的再次相见。
沉迷游戏,先溜为敬。

【嘉瑞/瑞金瑞】原罪

#CP:嘉瑞/瑞金瑞#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格瑞的痴汉君敬上#

BGM:《恋人射杀之日》


【1】嫉妒

会做恶梦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为可以醒来 
在那些岁月,我每每醒来却发现,我做了一个想从恶梦中醒来的美梦。

——史铁生原罪·宿命

你所遗忘了的,究竟是什么呢?

秋季的风冲散了千丝万缕从云端径直坠下的金色阳光,跳跃着奔跑过在街道上行走的人们的头顶,仿佛还带着嘉德罗斯般不可一世的张扬大笑。他不自觉的撅了撅嘴,眼神慢慢慢慢的向一旁安静行路的少年飘去。

变冷淡了啊,格瑞,自从那个从头到脚都在发光的王突兀蛮横的占据了他生命一角后。

今天也没有主动和他讲话呢。

真是的,明明他和他才是最好的朋友的啊。

纤柔纯粹的金色铺上白发少年迎向太阳的半边侧脸,把那俊美却也苍白到令人担心他是否下一秒就会如同童话里小人鱼一般在阳光下化为泡沫的面庞模糊朦胧成不清晰的幻影,唯有那双染着魅惑的烟紫的眼眸,似是被极寒的雪水涤荡过,若粒粒寒星鲜明而孤独的闪耀在看不到过去,也看不清未来的黑暗苍穹。

真漂亮。

却也是让人忍不住彻底摧毁的极端美丽。    

他低垂下了眼睫,遮掩住那明亮的天空色里一闪而逝的暴戾鲜红,片刻后复抬起头时,又是平常天真爽朗、大大咧咧的阳光少年形象,丝毫不见外的把手伸过格瑞的肩膀试图哥俩好的肩靠肩,奈何被12cm的身高差挫败,只得劳烦那一脸冷漠又无奈的少年迁就般半弯曲了平素挺直的脊背,以便那个傻里傻气的金毛靠的舒服些。

真是温柔呢,格瑞。他贪恋般呼吸着他脖颈间混合着薄荷与皂角天然清香的清冷气味,眯起眼睛半仰起头给他讲今天遇到的林林总总,顺便咬牙切齿的向他抱怨那个动不动就骂他“渣渣”、凶得要死的嘉德罗斯。

“格瑞,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我明明都没有招惹过他!”

以往这个时候,格瑞一般都是选择帮他一起怼那个臭屁的王位继承人的,他甚至直言过“那家伙就是个自大的神经病,但你打不过,所以你还是躲远点吧”这样的话。能让喜怒不形于色的他发表这么激进的言论,金毫不犹豫确信了格瑞是讨厌着嘉德罗斯的。

直到他昨天偶然撞见那一幕。

“他对谁不是都那样吗。”那冰山般冷漠的少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角掠过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如夜昙沐浴着月光绽放,“习惯就好了。”

风声在他耳畔疯狂呼啸,短暂剥夺了他的听觉,或许不只是听觉,连那视野里的世界都显得暗沉狰狞了些。他竭尽全力扯出一个僵硬而尴尬的笑来:“哈,哈哈,格瑞你不是——”

“格瑞!!!”

未闻其人先闻其声,话题的主人公毫无预兆的掀翻一众挡道的人民群众,在一片骤起的惊呼声中冲破阻碍目标明确的向他们射来。身后传来两声焦急的“嘉德罗斯大人”,那个一出场便定要吸引全部眼球的张扬霸道的少年却是全然不顾,比晨曦更耀眼的金发与金瞳在秋风里炽热的翻滚着,汹涌着,燃烧着,一如他毫不掩饰的对眼前人的渴求,“来吧格瑞,与我一战,今天一定要分个高下。”

“哇,是嘉德罗斯和格瑞耶。”

“星系未来的最强王者和他唯一认可的天才对手,嘻嘻,好般配啊。”

“格瑞旁边那个人是谁啊?”

“没见过耶,不过看起来很弱的样子,不用管啦。”

人群在他们周身围成一个巨大的圆,无数的窃窃私语声如附骨之疽般前赴后继挤进他的胸口,把什么重要的东西撕碎了,啃噬了,只剩一抹空空荡荡的、寂寞的灵魂在那无尽的黑暗里漂泊。

“格瑞。”

渴望呼唤得到共鸣。

他上前一步,皱着眉挡在他身前,以保护者的姿态。

可他却不为此感到庆幸。

那寂寞的灵魂在寂寞的长风里寂寞的呼号着,可那声响却不曾抵达另一个同样孤独的灵魂心间。

“嘉德罗斯,别乱来,会误伤到别人的。”

他在同那个任性的王以平等的身份交谈,语气里裹挟了一分宠溺,两分忍耐,七分无奈。而那脾气暴躁的金色雄狮般的少年也不似面对别人般冷酷蔑视,反而如对亲昵之人撒娇般低低“哼”了一声,把一半埋在围巾里的略带婴儿肥的脸一抬,扯出一个狂妄的笑来:“格瑞,打赢了我再说吧。“

容不下他人。

在那鎏金与月白之间。

他的心脏无休止的跌落谷底,面部用力绷紧至发白,格瑞扭头看见,只当他太过恐惧,便低声嘱咐一句让他先离开,手里巨刃显形堪堪格架住那说打就打的王的长棒。

金银交融,嘉德罗斯的笑声随着秋风遥遥蔓延。

大概是少有的十分愉悦吧,在这枯燥的,仿佛由无数积木堆积成的无趣世界里,能找到一个合乎心意的对手。

又或许,已经不仅仅是对手。

金独自在裹满鲜红枫叶的山路上趔趄独行,满脑子都是正在与嘉德罗斯交战的格瑞,以及昨天偶然瞥见的那令他心魂不定的情景。

他们在接吻。

放学尚未过多久,学校里还留有不少人,而嘉德罗斯却毫无顾忌的将他少有露出失措表情的朋友摁在了废弃仓库的墙上,毫无章法的胡乱啃噬他苍白的薄唇直至彼此都被咬出鲜血。虽然下场是被格瑞重重的在肚子上揍了一拳,但那人脸上痛并快乐着的孩子气的满足表情显然宣示了他毫无悔过之意。对那个从不吝啬于放纵自我愿望的王而言,这或许只是为了向对手传达自己的好感。而且显然,格瑞也不曾真正在意过那个人无礼的侵犯。

尘埃顺着呼吸灌进肺里,金痛苦的掐住喉咙咳嗽喘息。

啊,那滚烫的火焰,他曾虔诚地将它捧起,是为了融化那少年眼里的寒冰;而如今,那寒冰正一点一点在全世界最璀璨的光明照耀下融化,而那滚烫的烈焰最终燃烧吞噬了他自己。

名为“嫉妒“的火焰啊,那是无所事事的神赐给愚昧世人的七大原罪之一。

他甘愿为他承受这份沉重而炽痛的罪孽,为他从天堂堕落人间,最终被染上魑魅魍魉的底色。

名为“嫉妒“的原罪啊,把天真与阳光碾碎进卑微的尘埃,记忆与情感所剩无几,唯有欲望在这虚妄的世界里愈发鲜明。

他睁开了眼,猩红的,妖娆的,鬼魅的颜色。

倒不如毁灭。

那漂亮的、举世无双的烟紫色,只能由他一人仔细收藏,小心安放,反复欣赏。

他从泥泞里起身,哼起了轻快的旋律,雪白的发梢流淌过时间的缝隙,割裂光影的分隔。

啊呀啊呀,和我一起来吧。

格瑞格瑞,再来和我一起玩吧。

能永远永远待在一起,再也没有旁人干扰争夺的快乐时光,啊,那是多么美好、令人憧憬的梦境啊,再也不想醒来了。

恶魔微笑着,举起那被浓重的墨色层叠浸染的刀刃。

再也,再也,不想醒过来了。

【FIN】


评论 ( 4 )
热度 ( 71 )

© 一叶覆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