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覆尘

所有的离别都是在期许明天的再次相见。

【嘉瑞】二十六字母篇之A

#小学生文笔,只是想交个党费#

#嘉瑞真的好吃我爱他们www虽然我写得很烂#

A

[Aggressive]

 

他或许真的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第四十七次格挡下NO.1突如其来的破空棍击,他迎着那人骤然发亮的、毫不掩饰其侵掠本性的金色眼瞳和极为兴奋的爽朗大笑,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素来凉薄的唇角。

 

无视规则,自负却真的强到无法匹敌的存在。

 

他把刀刃重重撞入地面,锋利的刃口斩裂大地,气浪翻滚间周围一片飞沙走石,天地仿佛回归盘古新开辟之时的混沌状态,而他与他同时在破碎的巨石间往漆黑的深渊坠落。

 

没有人在意自己受重力牵制加速下坠的躯体,烈斩与神通棍碰撞爆裂出刺眼的火花,金银交融,黄绿重叠,全世界的风仿佛都在他耳边鼓噪,把那个与他保持着危险又暧昧距离的年轻王者的笑声一丝不漏的传进他的鼓膜,冲进脑海,渗入神经,一声一声,比神通棍的撞击更有力的敲在他眼底的寒冰上。

 

“格瑞,果然,只有你值得做我的对手。”

 

“别闹了,嘉德罗斯,该上去了。”

 

元力顺着经脉流淌汇聚至脚底,凝聚成几十个轻盈旋转的漩涡。他随手几刀将砸落的巨石斩成齑粉,身形一闪就开始往上飘浮。

 

“别想跑,格瑞,今天一定要分出胜负。”

 

孩子气的王嚣张的一甩围巾,大罗神通棍在手心极速翻旋,元力不要钱的爆炸开来,扫荡残剩的石块。那双仿佛凝聚了太阳精魄的明亮眼眸里满满的全是上方少年悬浮于半空的优美身影,有难以言述的炽热情感在那眼里汹涌,咆哮,翻滚,最终凝合成纯粹的战意与热忱。

 

他是人造人,是最接近所谓神明力量的“伪神”,是疯狂的科学家与权利的追求者们贪婪与虚伪的造物。啊,说来也是可笑,那些黑暗与疯狂却造就了一个对这些不屑一顾的高傲灵魂。

 

他拥有全世界数据库中海量的知识,拥有大赛最强的元力武装与技能,拥有无数人的敬畏与恐惧。可他并不完美——他知道如何与他人相处,却不懂情爱——尽管这正是那些疯子们希望看到的结果。

 

他只会侵略。

 

将想要的一切,彻底占有。

 

他冲向上方那个人影,太快,太快,身形划破时空留下百余道金色残影,一瞬就抵达了那个表情一滞但很快反应过来举起烈斩的少年身前。

 

那个人的表情依然冰封着,仿佛一生中都在飘落着大雪。可他看到了那个人略微收缩的烟紫瞳孔,那水晶般透彻的表面上,清晰的倒映出他太阳般耀眼的身影。

 

他们靠的那么近,近到两人之间除开烈斩的厚度便只余一拳之隔,彼此的呼吸与心跳都如被放大百倍在另一个人耳中震耳欲聋,那些隐秘的、如同荆棘缠绕生长、在彼此心间扎破血肉疼痛生长的情感,悄无声息在大脑神经里蔓延。

 

啊呀,糟糕透顶。情感版块完全失控了。他都能听到乱窜的电流在大脑里噼里啪啦的爆裂声。

 

他溺死在了那片烟紫里,他也清楚的知道,对面那人同样不自觉又不自控的陷进了他的鎏金,所以那银白色的眼睫在微微颤抖,仿佛被风撩拨的蝴蝶。

 

不需要犹豫,嚣张的王者素来只以自己的欲望为第一标准。他一手摁住那人持刀的右手手腕,在蛮力方面格瑞一直不如他,这是他们彼此都一清二楚的事实,但显然那个人并不打算乖乖就缚,左手一闪就要接过莹绿色的大刀。他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闪身避开他锋利的斩击,大罗神通棍浮现手中,在那人惊愕的目光里轰的一下以数十根从崖面骤生出的复体将他囚禁。

 

无处躲藏,在那狭小的空间里。

 

格瑞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扬起烈斩就准备把作为支撑点的崖壁全部击碎。

 

可那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任性的王却自己走进来了,自己拨开自己的武器,把他和他的囚徒关押在一起。

 

“……”没有察觉到杀气,格瑞放下了刀,看着那个目光直直射向他的少年,他在他眼里看到了怒放的金色玫瑰,绚丽至极,仿佛吸进了整个盛夏的阳光。

 

那样炽热,恍惚间让他有种被融化的错觉。

 

“格瑞,我喜欢你。”不知情爱的王如是说,尽管连他自己也不懂喜欢的含义。可他的目光是极认真的,裹挟着被压抑的侵略性情感,不加遮掩的投射到他追寻已久的猎物身上。

 

“我喜欢你。”他又重复了一遍,同时一步上前,伸手拽下那个怔愣的人的脸,如野兽般胡乱毫无章法的啃噬着那冰凉柔软的唇,几乎是故意的咬破他的唇角,舔舐流下的血液。

 

“而且,”他抓住白发少年伸出来推拒他的手,眯起眼露出胜利的微笑,“格瑞,我发现了,你也喜欢我。”

 

”……“他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声音却仿佛被鱼刺哽在了喉咙里,怎么用力都挣扎不出。

 

完蛋了。他冰封的表面下波涛汹涌。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

 

他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然后,像上瘾一般,不自觉羡慕那般无畏,又贪恋他的追逐。仿佛溺水的人渴求浮木,他在冰天雪地的严寒里渴求着那种纯粹的滚烫炽热。

 

他与他共同沦陷了,在这场侵略者与被侵略者的游戏里。

 

所以,不分输赢。

 

 

后续:

围观群众雷/祖:卧槽老大怎么和人打着打着就亲起来了?!!!

雷德:祖玛我们要不先避避?老大可能无所谓但格瑞可能会想把我们灭口吧。

雷德:祖玛,祖玛?你理我下呗。

蒙特祖玛:……(别吵雷德我正在进行脑内风暴,啊啊啊嘉德罗斯大人和格瑞....../害羞捂脸.jpg)

 

评论 ( 4 )
热度 ( 80 )

© 一叶覆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