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覆尘

所有的离别都是在期许明天的再次相见。

【嘉瑞】一只女装瑞失去了梦想(中)

#CP为嘉瑞#

#假车,先放个片段凑个更新#

#新手上路你们别期待太多?#

 

上文走:【嘉瑞】一只女装瑞失去了梦想(上)

 

*

金觉得最近的格瑞十分不对劲。

 

自从上次穿女装执行完了一次任务后,格瑞就向总部提交了休假申请,马不停蹄的收拾东西飞向了马尔代夫,并单方面断开了与所有人的联系。

 

感觉就好像,是在躲什么东西?

 

金甩了甩头,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手腕上的通讯终端滴滴响了两声,代表收到新邮件的绿灯亮起。他点开一看,是凯莉发来的。

 

“快跑啊金嘉德罗斯他站在你身后!!!”

 

嗯。啊?!哦??谁?嘉德罗斯??

 

他僵硬的扭过脖子,直直对上那张大学四年给他留下噩梦般记忆的脸,一时间酸甜苦辣咸各种感觉都翻滚涌上心头,大脑本能的开始播送高危红色预警,乌拉乌拉的警报声瞬间淹没了他整条中枢神经。

 

那人双手环胸,背对着阳光,锋利的眉眼与棱角被阴影笼罩,看上去心情相当恶劣。

 

“喂,渣渣。”那个熟悉的,带着直白的嘲讽与蔑视的声音裹挟着毫不矫揉造作的杀气如是跟他说,

“要么死,要么告诉我格瑞去哪儿了。”

 

*

究竟是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

 

衣领被粗暴的揪起,那个人火热的唇舌仿佛带着太阳般把一切都烧成灰烬的滚烫温度,狂风骤雨似的从他的双眼吻至抿紧的双唇,不满他无声的抗拒,金发的青年嗤笑一声,冰冷的右手从他雪白的针织衫下探入,略显粗糙的指尖摩挲过他细腻温凉的皮肤,划开一阵阵战栗的电流。

 

全然陌生的感觉,格瑞从未觉得自己的皮肤有如此敏感过。明明只是最为简单的触碰都能让他的大脑被一片失智的空白淹没,几乎忍耐不住想要喊叫出声一把掀翻那个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混蛋的冲动。

 

可他做不到,他被嘉德罗斯拿酒吧里的情/趣玩具绳绑住了手,还该死的打了个恶趣味的蝴蝶结。

 

那只手还在往上摸索,仿佛好奇的孩子般仔细探索着这具从未对他敞开过的身躯。越往上的皮肤越是敏感,格瑞只觉满屏噼里啪啦的电流在他大脑里聚集喧嚣,而当那个人的手终于碰触到最为敏感的乳/尖,还恶意的轻轻拉扯撩拨时,那些电火花一瞬被点燃发出爆炸般的声响。他终于压抑不住从喉口溢出的泣音,防御松懈的刹那嘉德罗斯的舌头就已挤开了他的牙关长驱直入,风卷残云般扫荡过每一寸口腔内壁,又肆意翻搅着他拼命推拒的唇舌。

 

被另一个人的气息完全侵占的恐惧拉扯回了一丝理智,他艰难的在他的攻势下喘息以求不被缺氧的窒息感所淹没,扭过脸想避开却又被那人粗暴的扯着衣领拉回来。

 

“滚…滚开…嘉德罗斯!”

 

语句在粘稠的吻里支离破碎,他微微睁开那双湿润的,被水汽模糊了的烟紫双瞳,竭尽全力挤出一个堪称凶狠的表情。虽然落在那人眼里更像被捕获的猎物临死前最后的张牙舞爪,没有半分威胁力,反而更加提醒了他某些事实。

 

“不错嘛格瑞,还有力气讲话。”

 

嘉德罗斯终于结束了这个漫长的亲吻,把已经被体温烘烤的温热的右手从他的衣衫下抽离,直起身来漫不经心的俯视他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对手。

 

“不过,下次也学学用鼻子呼吸吧。接吻都不会你还怎么招待你的那些好、客、人呢。”

 

讥讽般的语调刻意在那三个字上加重,他伸出左手捂住格瑞微张仿佛要说些什么的嘴,右手食指竖起挡在自己唇前。

 

“我刚刚给过你机会解释了,是你自己不把握住的。

“那么接下来,我只想听到你叫出来的声音,格瑞。”

 

 

 

 

#日常踩刹车#

#求小心心求评论,蓝手就更好啦#

 

评论 ( 21 )
热度 ( 355 )

© 一叶覆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