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覆尘

所有的离别都是在期许明天的再次相见。

【嘉瑞】(哨向)枪与玫瑰1

#塔的选择#

#CP为嘉瑞,非典型哨向梗#

#私设如山系列!OOC警告!高危慎入!#

 

*

不允许退缩,不允许懦弱。

 

当你站在这里,你就必须做好为你所守护的陌生人失去心脏的觉悟。

 

*

“呜——”

 

尖锐的警报铃骤然打破黎明的寂静。透明的玻璃穹顶在沉闷狠戾的撞击声中不堪重负的破碎出巨大的圆形缺口,数千道黑影从高空笔直坠落,撞在沙地上掀起大片大片飞扬的尘土。

 

没有任何慌乱和犹豫,训练有素的年轻人们手持各自形态各异的武器从西区宿舍楼的四个楼梯口冲出。他们都是凹凸军事学院最精锐的战士,是人类与虫族对抗战役中不可或缺的新生力量,而他们的校长,同时也是圣战军领袖的丹尼尔,在开学的第一天便把这条战斗中铁的准则灌输给了他们。

 

“在这场战役里每个人都有可能牺牲,你,你的战友,你的亲人,甚至是你的伴侣。但无论牺牲的是谁,都给我记住,绝不能为他们停下你前冲的脚步!”
 

一步都不能后退,他们背后是整个岌岌可危的人类。

 

绿光一闪,一只头部正在聚集金黄色电离子球的巨型电浆虫被巨大的气浪掀翻撞倒在装甲壁上,没等它发出任何愤怒的嗡鸣,作为弱点的“屁股”就被数十道刀芒劈得粉碎,它足以击穿整栋大楼的一击也随之湮灭在尘埃里。而那灰暗的虫眼里最后映出的,是白发青年扛着原谅色巨刃头也不回离去的身影。

 

格瑞很急。

 

这群虫子选什么时间入侵不好,偏偏挑他们即将毕业,而他被指定上台总结陈词的今天。丹尼尔给他的通讯终端发了近十条催促短信让他立刻前往主席台,九点毕业典礼正式开始,而他七点就必须进场过流程。要知道,这样一次小规模的虫族入侵可不足以延迟典礼。

 

随手一刀腰斩了一只头部和尾部被黑色装甲包裹的虎虫,战力排行第二的学生会会长面无表情的把一个险些被夹断脖子的新人从地上拉起。那人显然被吓得不轻,惨白着脸捡起掉在脚边的眼镜,边支吾着道谢边紧紧尾随,以完全错误的姿势把霰弹枪死死抱在怀里。

 

没有兴趣询问新人的名字,他的目光扫视全场,确认大部分高战力虫族已经被剿灭后把控场任务交给了赶来的副会长安迷修,自己则匆忙冲向会场。

 

还没睡醒就被叫起来打虫族什么的,在这个疯狂又残酷的世界里,不过是日常。

 

*

往前,往前,哪怕明知没有终点。

 

*

星月纪公元4032年,作为人类本土的地球遭到外星虫族的大规模入侵,在普通子弹对其装甲基本无效的情况下,人类中的一部分发生了变异,他们分化成了五感高度敏锐的哨兵或是精神力量强大的向导,并拥有了操控一种名为”元力“的未知力量的能力。而这种奇异力量的出现,让一度濒临绝境的人类的命运出现全新的转机。

 

虫族在强大的元力面前显得脆弱不堪,但人体元力有限以及普通武器承受不住元力的压力一不小心就会粉碎始终是人类不得不直面的两大难题。为此,剩余的人类成立了圣战联盟,建立了哨向塔,在塔的中枢位置开辟了实验区专门研发”元力武器“。4045年,适应各人能力特点的元力武器开发成功,而凹凸军事学院作为最核心的精英学院则被指定为试验基地。

 

能在这座学院里学习的,全部都是被塔检测出特殊信息素的哨兵向导。而格瑞所在的这一届,因天才,或者说怪才尤其众多而被后世称为”黄金一代“。

 

*

”第17届219号,托马斯,哨兵,等级评判为B+“

 

毕业典礼结束后,即将步入前线的年轻人们被聚集在中央会议室里接收”塔“测评出的结果,这将决定他们之后被分配前往的战场。丹尼尔环视一圈,场下一张张脸庞尚且青春稚嫩,眼角眉梢都暗藏着难以自制的紧张和兴奋。

 

他们都是天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直面过了生死。

 

纵使天生高人一等,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依然会在战场的某个角落无声无息消逝,只有慰灵碑上几个冰冷的姓名证明过他们的存在。

 

他目光下移,落回文书上念出下一个名字。

 

”第17届220号,嘉德罗斯,哨兵,等级评判为S。“

 

”嘶——“

 

原先静悄悄的大厅被潮水般的抽气声溢满,学员们开始小声骚动起来,目光从四面八方汇聚到那个众所周知的NO.1身上。

 

S级哨兵,换成外界所称呼他们的,那就是黑暗哨兵。他们出现的概率极低,有着极端的自控能力,理论上不存在情绪失控的时候,甚至不需要向导的辅助。他们诞生的原因至今尚不明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每一个黑暗哨兵都是那个时代的王者。而当他定下自己的向导时,将被直接认定为首席哨兵,哪怕当时有比他更强大的存在。

 

没想到,这么稀有和令人生畏的存在就在他们身边。

 

金发比盛夏骄阳还要明亮的少年翘着二郎腿巍然不动的坐在贵宾席首位,对于自己的又一个骄人战绩秉持着一副理所当然到近乎漠然的态度。面对满场的羡慕和敬畏,嘉德罗斯所作出的唯一反应是转过头,瞥了一眼坐在他身侧,面色平静仿佛无根之水的格瑞。

 

不愧是他认定的对手,跟那些渣渣的反应就是不一样。

 

他满意的收回视线,身体后仰靠回宽大的椅背上阖上眼,恰好错过了格瑞淡淡扫向他的目光。

 

丹尼尔轻咳了一声,待不安分的年轻人们意识到纪律全部平静下来,会场再次恢复肃静,他才继续往下念名单。

 

”第17届221号……“

 

中间几个A级哨兵和稀有的向导的出现再次掀起了几个小高潮,学员们的活力与激情被黑暗哨兵的出现完全激起,都觉得下一秒自己也有可能成为众人膜拜的对象。

 

等283号报完,一直漫不经心坐着的嘉德罗斯终于抖了抖眼皮睁开了眼,而丹尼尔的目光在下一条信息上停滞了一会儿,顿了一秒才念到:

 

“第17届284号,格瑞,向导,等级评判为S。

 

确认与哨兵嘉德罗斯匹配度为91%,‘塔’要求强制结合。”

 

*

凹凸军事学院的黄金一代们中最出名的四人曾被后世戏称为“F4男团”,特点是简单粗暴的颜好,实力叼。

 

在哨兵出现几率为千分之一,向导出现几率为万分之一的时代,凹凸军事学院光这一届就出现了一个黑暗哨兵,一个S级向导,两个A+哨兵(安迷修和雷狮),其余A级哨兵零零散散还有近二十个,向导略少一些,但也有三个A和近十个B+。数量和质量上都远超同时期其他军事学院。

 

极大的胜利,终于在塔里那些全息投影的垃圾桶们面前扬眉吐气了一回,丹尼尔感觉这几天自己走路都有点飘。

 

而身为风暴中心的四人组则匆匆忙忙收拾了行装,因过于优异的体质被塔直接传唤到圣战军第一部队的预备役进行提前训练。

 

表面上是殊荣,但谁都懂这不过是加快他们走向死神的脚步。

 

“喂,格瑞。”

 

告别同样被塔强制匹配的雷德祖玛二人,嘉德罗斯一闪身拦在提着一只不大的银白色行李箱,正准备走上飞艇的格瑞面前,在他略微不解的目光中把一个中央烙印着华丽金玫瑰的黑底徽章别在了他的左胸口,后退一步神色傲然。

 

“以后你可就是我绑定的向导了,别再让我看到你和什么不三不四的哨兵混在一起。“

 

他指的是格瑞的发小金,这个入学以来就被格瑞护犊子一样护住不给人碰的软萌少年居然也被丹尼尔确认为哨兵,还是少见的A级。

 

啧,明明是个他可以任性揉圆捏扁的渣渣。

 

格瑞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皱了皱眉绕开他继续往前走。

 

*

对于被确认为向导这件事,格瑞本身倒是没什么不满,毕竟哪怕身为向导他的元力依然远强于大部分哨兵。但和嘉德罗斯的匹配度最高甚至超过了金是他所未曾料到的。

 

丹尼尔报出结果的那一刻,格瑞险些崩了冰山脸的人设。强制绑定?跟谁不好偏偏是和那个只顾和他打架的深井冰一起!

 

更何况,直觉告诉他嘉德罗斯并没有期待任何人成为他的搭档。

 

拥有一个向导,对哨兵而言,除了可以平复情绪外,也意味着他们的精神图景将被迫开放在另一个人面前。按照嘉德罗斯的个性,他不会让任何无关紧要的人知晓他心中的隐秘。换成格瑞,他也不会愿意让别人看见他黑暗的过去,所以他其实并不否认嘉德罗斯的想法。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起身。但嘉德罗斯先他一步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顶着全场人的注视与私语向他伸出了手。

 

那个骄傲的黑暗哨兵带着他所未曾见过的表情,逆着台上的灯光伫立在他面前,脸庞的剪影虚幻若山水画里的墨色,但那双灼灼的鎏金色瞳孔却在昏暗的光影里裹挟着几乎要把他燃烧殆尽的滚烫热度刺破时空与他的目光相接。

 

”听好了格瑞,作为你的哨兵,我不会刻意来保护你,但我们将并肩作战。“他说。

 

”所以现在,把你的手给我。“

 

*

枪与玫瑰,刀刃上飞舞的柔情。

 

他们都曾自以为是黑夜里独行的孤狼,却在视线交融那一刻任凭理智分崩离析。

 

怎么可能有人能永远耐得住孤独?

 

只是不去想而已,只是不敢想而已,打着或习惯或无畏的幌子,瑟缩的在没有人看到的阴影里抱紧真正的自己。

 

所以交换吗?他的眼神直白的问。

 

交换彼此的秘密,把一半的生命灌注进另一个人的身体。从此生死与共,彼此相依。

 

无论是嘉德罗斯还是格瑞,他们两个之前都不曾有任何一刻想过把自己的一部分托付给别人。

 

但在这一刻。

 

他仰起了头,直直看进那双仿佛吸进了整条银河的金瞳,罕见的违背了内心。

 

”只是因为塔的选择,下不为例。“

 

两只修长柔韧的手交叠在了一起。亦好像,他们原本互不干涉,现在却被迫重叠的生命倒影。



 *

公布一下已出场的人物设定:

1.嘉德罗斯,17岁,圣空家族的禁忌产物,是“神启计划”(后文会提到)的核心,现已被确认为黑暗哨兵,与格瑞绑定后被塔认可为首席哨兵。

2.格瑞,19岁,身世不明,生于流亡之地的孤儿,不知道为什么有不被虫族主动攻击的能力(后文会解释),5岁时被偷跑出去玩的金从沦陷区捡回来,因此视金为不惜一切都要保护的存在。现被塔确认为S级向导。

3.金,17岁,天真活泼的阳光少年,非常重视从小一起长大的格瑞(大概是自己捡的养出感情来了),姐姐秋在三年前的圣战中失踪后与格瑞一起进入秋曾学习过的凹凸军事学院寻找线索但至今无果。现被塔确认为A级哨兵。

4.雷狮,21岁,生性爱自由爱烤串就是不爱江山的雷家二公子,懒得和大哥抢继承权连夜带着弟弟卡米尔翻墙溜走,进入凹凸军事学院后与自称骑士的安迷修互相看不过眼而成为宿敌,现被塔确认为A+级哨兵。

5.安迷修,23岁,凹凸第17届中年纪最大的学员,自诩为正义的骑士,每天忙于帮助美丽的小姐但总是被嫌弃,看邪恶的海盗雷狮很不顺眼,称其为“恶党”,现被塔确认为A+级哨兵。

6.雷德,19岁,圣空家派给嘉德罗斯的下属,但实际上是为了监视其行动并确保神启计划正常进行,在与嘉德罗斯相处过程中被感染而选择完全忠诚于他,爱好是看恋爱小说和调戏祖玛,现被塔确认为A级向导,与蒙特祖玛强制匹配。

7.蒙特祖玛,19岁,幼年被嘉德罗斯从混混手中救下,从此对其忠心耿耿,暗恋他但知道自己没有希望,现被塔确认为A级哨兵,与雷德匹配但表示很嫌弃他。

 

 

 

#又没能写出原来想要的感觉,我果然是个文渣,羞愧羞愧#

#预计16章完结,但十有八九我填不完这个惊天大坑#

#开学前最后一发,之后emmmmm你们大概是见不到我了#

#求心心求评论,蓝手就更好啦#

#顺便悄咪咪提一提,这里有个数字梗你们发现了吗#


评论 ( 18 )
热度 ( 150 )

© 一叶覆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