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覆尘

所有的离别都是在期许明天的再次相见。

【嘉瑞】线上情人(下)

#CP为嘉瑞#

#本章雷德视角注意#

#OOC慎入高危预警!!!#


前篇走:

#【嘉瑞】线上情人(上)

#【嘉瑞】线上情人(中)


-

【雷德的日记本】

3941年8月7日


今天真是个不幸的日子,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本以为今天不能和亲爱的祖玛培养感情,而要去请那个出了名难弄的冰山出门已经够惨了,万万没想到嘉德罗斯大人居然真的开放了他的外联信号,好死不死的还撞上我吐槽他俩的时候。


他问我格瑞的消息时,按照他父亲,那位圣空星最高掌权人的命令,我其实是一点都不该透露的。


他本是完美无缺冷血无情的神,却甘愿为一个人在自己的系统里种下了名为“爱情”的病毒,哪怕面临自毁的结局都不肯在那场战役的终点松开抱住他的手。


这太危险了,他已经在失控的边缘,而那些上级不会乐意看到一个神明堕落。


所以嘉德罗斯大人的记忆必须被清除,彻底的。当他醒来,被修改过的记忆只会让他以为自己在麦鲁战役中因过度战损而被迫修复,再也不会记得格瑞大人的存在。


当他用完全陌生的口气向我询问那一位的信息时,我其实有这么一点点为他难过,虽然他不会需要。我对他撒了谎——这也是我跟随他以来的唯一一次——按照很久以前我和格瑞串通好的方式,编了一个格瑞的假背景出来。


对不起了老大,可我真的不能直接告诉你“那是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追着打着闹着死跟了三个月强行把人拐回来的隔壁星系NO.1”吧,我更不能告诉你“你爱他爱到化身护妻狂魔就因为他在麦鲁战役中受了个擦伤你一怒之下轰了人家整个母舰不够还掀了他们大半个星舰群气到他们首领直接嗑药自杀了”吧。我不能啊!这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会信的吧!可你真的这么干了,雷厉风行,干脆利落,行动力高得我叹为观止。


我一直想不通,平时把整个世界都不放在眼里的王怎么会一朝开窍爱上一座人形移动冰山,明明在别人面前都冷酷无情酷霸拽得要死,却在那位面前化身小狼狗耍赖蛮横强迫纠缠,硬生生把耽美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耍了个遍。而我和祖玛站在老大身后,活生生成了他俩明中打架暗里调情的两色背景板。啊,多美的绿树红花,多靓的俊男美女,怎么就给衬了俩基佬呢?


“你说格瑞真的爱嘉德罗斯大人吗?”


在老大和格瑞确定关系(其实是打架输了的惩罚)的第二天,祖玛看了一眼又面无表情一把把扑在他身上的老大撕下来丢开的格瑞,表情忧虑(划掉)严肃认真的问我。


这个问题我当时没有回答,因为我当时真的给不出答案。


甚至当嘉德罗斯大人被他的父亲下达了强制关机命令而被迫休眠,无数研究人员涌上来把他们俩隔开,那个冰块脸的表情也没有丝毫改变。


他冷静的目送完了嘉德罗斯大人离开,冷静的接受了他会忘了他这个事实,冷静的和老大的父亲签了条约,然后转身,随便找了颗无人星球就开始隐居。


他真的爱他吗?我问我自己。


后来我知道了答案,就在今天,我第一次拜访他隐居的那颗行星,却发现这里遍地都有嘉德罗斯大人的痕迹的时刻。


那座冰山的爱太过沉默内敛,就连最后的爆发也是无声无息的绚烂,


我在走上这颗星球时,想着,嘉德罗斯大人真该亲自来看一眼的。


看一眼,这世上最后一场金色的大雪,太美了,坠落在那漫山遍野的金玫瑰间。

*

天真不谙世事的我本以为他俩虐狗转虐心的狗血爱情故事就该到此完结了,打个BE的标记,从此尘归尘,土归土,各人各走各人路,反正还没上床谁也不吃亏。


但嘉德罗斯大人又一次反常了,算了,只要是遇上格瑞大人,老大不反常才是真的要作妖。


他要走了格瑞的通讯号,就和他以前干过的无数次那样轻车熟路的破了密码,和那个冰山通了个小电话,然后他把整个“医院”炸了,正如他一直想干的那样,嘭隆,嘭隆,嘭隆,三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以后圣空星核心区中的一部分被彻底夷为平地。


在乌拉乌拉的尖锐警报声里他黑着脸闯进了我的卧室,把尚且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我从床上一把拎起。


等等大人我习惯裸睡的啊祖玛还在外面看着呢给我留点面子啊QAQQ再急也先让我穿个裤子再审讯聊天吧。我抓着裤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他是谁?”老大一字一句的问我,语气很冷静,眼神也很冷静,冷静的仿佛下一秒我就会迎来世界末日。


这种理智在掉线边缘徘徊的岌岌可危的状态我只在完美的人造神身上见过两次,很不巧,对象还都是同一个。


我知道我不得不告诉他实情了,哪怕上边那帮人会拆了我重组。


于是我平生第一次勇敢的对老大板起了脸,认真严肃凶残谨慎的告诉他;“那是你以前的情人,后来你被格式化了,所以你忘了他。”


我感觉我的脚在颤抖,后来腿也跟着抖起来,当我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那股压力扑通一下直接跪了的时候,明显处于失神状态的老大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把那股外放的气势收了回来。


“是吗,是他啊。”


他那双金瞳里燃烧着我所看不懂的情愫,这让我一度十分怀疑他到底想没想起来过去,这种表情可不是那个只知杀戮和破坏的神明会露出的。


他开始笑,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颤抖,双肩耸动,后来渐渐笑出声,压抑般若有若无,最后他终于开始纵情大笑,整个人都活了起来,那样骄傲炽热的笑容,仿佛有九只金乌御着太阳在他眼底的晴空翱翔,是他以前只在那人面前露出的,真正属于嘉德罗斯,而非人造神的笑容。


他回来了,那个我真正全心全意追随的王,他回来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眼里会有机油流出,但我还是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老大,你要去见他吗?”


那个他是谁,我们彼此心知肚明。


我本以为他会毫不犹豫说“当然”,因为他从来就是那样霸道任性只凭自己本心行事的王者,可他摇了摇头,拒绝了。


“我会去见他,但不是现在。”


他仿佛一瞬间长大了,那个以前只会追着格瑞到处跑的小孩子脾气的神明,仿佛一瞬间蜕变成了可以放心依靠的成熟男人。


而当他抬起那双浸满寒冽杀气的森森金眸眺望向窗外汹涌的火光之时,我偷偷在心底给那群研究所的老头点了根蜡烛。


【雷德的后记】

一个月的时间,圣空星成功被老大搅了个天翻地覆,连他老子,那个前宇宙最强都被他当着大半个研究所人的面打趴下了,从此最强易主,也没有人胆敢对这个杀神指手画脚些什么了(虽然原来也没人敢


有个研究所的小年轻偷偷拷贝过一份嘉德罗斯大人的记忆,把它以乱码的形式藏进了星网内部,于是老大当机立断的黑掉了星网,顶着脑内数据流的冲击硬是把那些记忆碎片从星网各个角落抠了出来重组。看到他恢复记忆后那副显而易见愉悦的样子,我一边默默感动并流下了对未来虐狗人生热(深)情(恶)期(痛)盼(绝)的泪水,一边怀着砰砰乱跳的少女心问老大他是怎么做到没有半点记忆却还对格瑞各种特殊感应的。


我出厂年龄九岁的王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瞟了我一眼,高深莫测的一扬唇角:“凭感觉。”


呸。我对他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然后我完全双标的王毫不留情当众殴打了我一顿。


MMP老大你还记得是谁给你和格瑞千里送红线续前缘的吗?你还记得是谁顶着被拆开的压力把格瑞的消息泄露给你的吗?我顶着一张鼻青脸肿但依然玉树临风的美男脸在内心嘤嘤嘤。


那个问题的答案我又是等了很久才知道,在嘉德罗斯大人某日翘了公务拉着格瑞一起跑去雪山顶晒太阳(……)的时候,我站在他俩身后尽心尽责当没什么卵用的护卫,最大的功能大概是听他俩打情骂俏(并不)然后流着宽面条泪转发到网上。那一天我听到嘉德罗斯大人对那座移动冰山日常告白,这一次提到了失忆那段时间,他说幸好我把你的所有信息都藏进了五感里,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与众不同,听到你的声音都觉得下一秒能硬……然后格瑞面色复杂的起身把那个金灿灿的脑袋摁进了雪堆里。


噗,活该。我不厚道的在岩石堆后笑了出来。让老大净和那个同样找(抓)到伴侣的海盗头头学点不三不四的东西。


为什么说是抓?


哈,那当然是因为他在圣空星王的继位仪式上公开昭告天下格瑞是他的王妃,碰之者死。原先隐居的好好的格瑞突然被海啸一样涌来的贺喜淹没,知晓其前因后果后向老大的终端上甩了俩字“呵呵”,抄起烈斩就潇潇洒洒回他隔壁星系征战天下去了。媳妇跑路,老大看起来倒是一点不急,还笑得十分猖狂说“反正全天下都知道他是我的”,一边慢悠悠吩咐手下,也就是倒霉的我准备全世界最盛大最豪华总归一定要360度无死角碾压雷狮的婚礼,一边扛着他那根升了个级多了很多不可描述新功能的大罗神通棍追老婆去了。


多么不幸的生活啊,我对着祖玛叹气,却只得到了她……她戴着头盔我什么眼神也看不见。


本以为祖玛会因老大结婚而伤心欲绝,那我就可以按照恋爱小说套路趁机柔情安慰抱得美人归。然而,万万没想到,就在结婚那天,我捡到祖玛掉落的日记本并“不小心”翻开了最后一页,在那里,我看到了老大和格瑞咳咳咳的图……原来你是这样的祖玛。


【END】




#极速补完一个坑身心舒爽,乱七八糟流,看完别喷就可以了#

#补一点私设:

【1】瑞和嘉父订立的条约,大概内容是瑞不会再主动接触嘉,但如果嘉真的记忆恢复他们不能再格盘他一次(格式化对嘉的系统有很大损害,所以开始嘉要在修复液里一直泡着),作为代价瑞会代替嘉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而且在大型战役发生时必须站在他们这边。

【2】海盗团其实只是来观光旅游的(假装认真。

好吧,真相是雷狮抢来的骑士安迷修逃跑到了圣空境内,因为某人臭名昭著所以边境看见海盗船的人都觉得雷狮又要来抢烤串了(不对),瑞到时安迷修已经被雷狮抓回去了,两人就意思意思打了个架让雷狮出边境

【3】关于格瑞隐居那颗行星上的雪,应该已经很明白了吧,那不是雪,是格瑞从别的星球搬了土在那里种了一整个星球的金玫瑰。花开一季便会凋零,玫瑰凋谢后格瑞也准备与嘉德罗斯的生活彻底隔绝了。如果嘉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他,变回无心无情的人造神明,格瑞大概也不会承认那是他的螺丝了。瑞说的要找的东西,就是指以前的嘉。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私设不过还是不说了,捂脸逃走)

#求小心心求评论,蓝手就更好啦#


评论 ( 5 )
热度 ( 143 )

© 一叶覆尘 | Powered by LOFTER